| 网站首页 | 墙体彩绘 | 墙体绘画 | 手绘壁画 | 墙面涂鸦 | 墙面绘画 | 墙绘图片 | 墙绘案例 | 

您现在的位置: 深圳墙绘 >> 手绘壁画 >> 正文

  没有公告

  敦煌壁画中的时尚西游记           ★★★ 【字体:  
敦煌壁画中的时尚西游记
作者:佚名    手绘壁画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2/11    

  严酷来说,汉民族并不以音乐见长,非但古曲存世无多,并且本土乐器的品种也相当少。

  目前,模糊尚存于民乐吹奏中的乐器,除了钟鼓钹磬、琴瑟笙箫等少少数发祥于华夏地域之外,琵琶、阮咸、箜篌、羌笛、胡笳、胡琴、唢呐、筝等乐器悉数从域别传来。

  若是说河西走廊上的“丝绸之路”是以出口商业定名的话,那么作为回流的进口商业,它也完全称得上是“音乐之路”。

  对于汉人来说,瞭望祁连山以西,就能用耳朵分辩出那里盘踞着一个复杂的声音王国。在这条漫长而艰险的路上,乐器就犹如文化使者一般,越过阳关或是玉门关,渐次抵达中国,安抚着这个听觉贫瘠的国家。

  敦煌,就是西域乐器访华的首选登岸点。据统计,莫高窟现存492个洞窟,不管是壁画中呈现乐器,仍是正在吹奏的乐伎或乐队,但凡与音乐相关的洞窟就多达240余个,几乎占领半壁山河。

  更令人称奇的是,仅仅乐器就呈现出44种之多,而且囊括了拉弦、弹拨、吹奏、冲击四大发声道理的乐器,总数更是高达4000余件。不妨说,抵达莫高窟,就仿佛步入一座欧亚多民族乐器博物馆。

  谈及敦煌与音乐,现在荣升城市地标的“伎乐天反弹琵琶”雕塑已是妇孺皆知的抽象,琵琶也因而成为这座城市的意味性标记。同时,琵琶也是莫高窟壁画中绘制数量最多的乐器,现存约700件。

  最为出名的莫过于“反弹琵琶”的典故出处—— 唐代开凿的第112窟的《伎乐图》。在这幅出镜率奇高的作品中,伎乐天在仙乐伴奏下举足旋身,裙裾翩跹,臂钏摇摆,右手于脑后托住琵琶,左手的纤纤玉指则轻抚慢拨着琴弦。刹那间,仿佛整个天堂为之动容。

  从艺术的角度讲,全图线条流利而造型丰满,已是唐代壁画中的极品。更况且,此画在用色方面非分特别讲求,以铅白绘人身,以石绿与赭黄画服饰,色泽明快而不失典雅。

  此外,莫高窟壁画中琵琶的乐器形制之全,也当属中国之最。它们的面板大多饰有捍拨和凤眼,在梨形共识箱之上,颈部曲项或直项皆有。在吹奏体例上,不只要现在常见的上斜抱,更有早已稀有的横抱与下斜抱。

  从下斜抱的动作就不难看出它与游牧民族的联系关系—— 琵琶发源于印度,经由西域传入中土,常年在马背上波动的人,往往在漫长的骑行过程中于顿时抚琴,故而才会有这种有别于华夏的奇异弹奏体例。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司空见惯的四弦琵琶天然可见于壁画之中,就连宋代当前在中国鸣金收兵的五弦琵琶都以绘画的形式存于莫高窟,这就更为罕见了。

  除五弦琵琶以外,阮咸、箜篌、筚篥等难觅踪迹的乐器也印刻在壁画上,谱成一曲无声的回忆。

  此中,阮咸因“竹林七贤”之一的同名人物善弹此物而得名,它形似月琴,共识箱为圆形,项长且直,共四弦,分十二品柱,宋代之后逐步不复风行,清朝之时则改良为三弦。

  据白居易诗中描述,阮咸给人以“掩抑复凄清,非琴不是筝”之感,而它的音色则如“落盘珠历历,摇佩玉铮铮 ”。履历类似的还有箜篌,这件样式雷同于西方竖琴的乐器始于秦汉,盛于隋唐,消亡于宋后。汉乐府《孔雀东南飞》有云,“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从中足以看出它在其时的风行程度。

  汉代之后,箜篌一般分为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多用于吹奏宫廷雅乐。敦煌壁画共存200余件分歧形制的箜篌,大多为隋唐期间样式,在框架上绘以边框纹样,配以珠玉挂饰,更显宫廷的奢华美学。现在,箜篌之声罕见一闻,只能回首它留具有壁画上的抽象,以及凭仗唐代顾况那首《李供奉弹箜篌歌》里的描写来想象它的音质了。

  至于筚篥,据唐代杜佑《通典》所述,“筚篥,本名悲篥,出于胡中,其声悲”。或者,更切当地说,筚篥源于龟兹国,汉时传入而唐代昌隆,现在只能在日本听到它照旧回响着中古之音。

  从壁画中能够看到,筚篥形似竖笛,却比之略短、更细。它的吹奏者大略神气凝重,这似乎也验证着前人诚不我欺的说法—— 它的声音粗犷而显得哀痛。

  唐代音乐家安万善和李鹤寿都是吹奏筚篥的高手,李颀的《听安万善吹筚篥歌》中描写的“傍邻闻者多感喟,远客思乡皆泪垂”,生怕也以文证图地表了然敦煌壁画中的筚篥确有惹人潸然的意蕴。

  此外,晋代确立的七弦十三徽的古琴、唐代构成的十二弦或十三弦的古筝,以及吹奏的笙箫等乐器,也在莫高窟中包罗万象。而且,繁多的画中乐器还为中国古代乐器考与乐器形制流变史供给了无力的图像证据—— 分歧于西方的乐器形制相对同一,在中国,拉弦与弹拨乐器的弦数以及吹奏的孔数,往往历朝历代并不不异,时增时减,并无定型。

  通过这些乐器被几次描画,以及壁画上或乐伎独奏或乐队合奏的排场,展示出了西域的爱乐盛景。能够说,这些壁画也同时见证了隋唐当前中国突如其来的音乐成长井喷期。

  这明显是事出有因的。起首,诚所谓“上之所好,下必从之”,隋唐的皇室多有胡汉混血的基因,对于西域音乐很是神驰,以至就连隋炀帝与唐玄宗等君王本人都颇具音乐造诣。此日然为音乐的西来传入与本土化融合奠基了无效的政治根本。

  其次,宫廷音乐的成长也间接带动了民间音乐的跟从。隋唐宫廷专设乐官伎人,用以在宴饮与庆典时手舞足蹈,这对于民间瓦肆北里的昌隆具有指导与示范意义。最初,有唐一代,诗歌成绩达到汗青昌盛,成为士医生阶级的支流文化体例。

  与此同时,歌、舞、器、诗一体化分析成长的文化款式,又使得音乐被置入雅文化的范围,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关心。由此可见,敦煌壁画中存有大量音乐繁荣的视觉证明,并不完满是因为释教的影响。

  虽然早在印度吠陀期间,释教音乐就已降生,佛祖释迦牟尼在草创释教之时,也用“清净和雅”的吹唱音乐来演说经法,此后,大量“音韵屈曲起落,能契于曲,为讽咏之声”的梵音传播于丝绸之路,可是,倘无世俗化的普及,未能构成雅俗共赏、官民同乐的文化风尚,如斯规模的音乐茂盛仿照照旧是不成想象的。

手绘壁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手绘壁画:

  • 下一个手绘壁画: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北方草原汉墓壁画珍品展在洛…
    小昭寺转经廊道壁画维修工程…
    敦煌壁画揭秘河西走廊千年酒…
    甘肃河西走廊上的魏晋壁画墓…
    马蹄寺石窟:藏在祁连山下河…
    中国影像方志 民乐:壁画述说…
    Y-1942-菲律宾城市风光建筑实…
    君晓天云欧式美式乡村复古马…
    入户门正对着的走廊尽头的墙…
    门楼过道能不能挂梅花的壁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深圳墙绘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